返回
首页 代孕百科
首页 >> 代孕百科

小说:我成全老公和他的初恋,离婚后却发现代

2019-09-10 16:48

  一转眼过去了两个月,林洛施心急如焚地坐在医院的长廊上,手交叉紧握,目光时不时看向右侧的门。

  “洛儿,这个是检查报告,结果显示阳性。”夏牧之穿着白褂,左手带着OMEGA-海马系列最新限量版的男士手表,鼻梁上匡着一副金丝眼镜,看上去比那天斯文气质多了。

  林洛施眼神呆滞地从长廊登上起身接过夏牧之手中的报告,看了眼上面的结果,有些懵懂的眼神转向夏牧之,微微启唇,沙哑声,“阳……阳性是指什么?我代孕了?”

  “阳性指代孕了,所以这份报告显示,你成功的怀上了。”夏牧之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面上露出难得的沐浴后的笑颜。

  林洛施听完,整个人都处于惊讶的状态,忽然反应过来,“哇……我真的怀上了,我就要当妈妈了……这是真的吗?”兴高采烈地双手抱住夏牧之高声呼喊起来,手里紧紧地攥住那份让她十分喜悦的报告。

  夏牧之双手抓住她的手臂,眼睛灼灼地盯着林洛施脸上搜寻,瞬间表情十分严肃,“洛儿,你确定要这么牺牲自己吗?这样值得吗?如果你现在反悔了,我可以帮你安排手术,我不希望你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他江辰不值得你这么为他牺牲。”

  “不,牧之哥,这不是我为他牺牲,我只希望在我仅剩的日子里,有一个亲人陪伴,我希望在我离世之后,有一个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替我继续活在世上,我不想留下遗憾。”林洛施忽然走到长凳上坐下,目光有些空洞,却泛着丝丝光芒。“也许没有人明白,爱一个人并不需要得到同等的回报,只要爱过不悔,死后不憾,就足以。”

  夏牧之在她面前蹲下身子,握住林洛施的手,眼神专注,“既然如此,你能让我照顾你们母子吗?不管今后有什么样的变故,一直到你离开,可以吗?”

  林洛施红着眼眶,含着泪水,在看向夏牧之的那一刻,眼眶的泪水惶然滴落,滴在彼此的手背。

  这一天,林洛施买了些水果,来医院,因为江辰这些天几乎寸步不离,她不得已,才跑来医院。

  “洛施姐姐,你……你来了?”躺在床上的苏乔,轻声道,眼神带着一丝害怕,十分柔弱。

  江辰背对着门,听见苏乔喊她的名字,立马站起来,目光一片寒光,没有一丝暖意的盯着站在门口的她。

  “林洛施,你还真有脸来,这里不欢迎你,立刻给我滚,我们不想看到你。”

  她知道他现在厌恶她,一秒钟都不想看见她,可是,如若这件事今天不做,她恐怕再也没时间见他。

  “我今天来不想和你吵,我是来给你们送礼物的,你们一定会喜欢。”林洛施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,走上前递给他。

  江辰面色阴冷,目光盯着她递来的白纸,那上面一行触目而见的“离婚协议书”大大五个字,他瞬间笑了,是冷笑,没有一丝温暖的笑。

  他抬手一伸,林洛施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飞起,散落在地。

  “你想离婚?你以为我江辰是什么?说嫁就嫁,想离就离?”

  苏乔坐在床上,看到散落在地的离婚协议书,目光如炬,嘴角微微上扬,一抹得意的光散尽。

  “辰哥哥,我好疼,我们的孩小说:我成全老公和他的初恋,离婚后却发现代子没了,我是不是很没用?”

  江辰一听到苏乔的声音,立马收回冷漠的表情,做回床边,握紧她的手,“乔乔,我一定会为我们的孩子报仇的,不会让仇人痛快。”

  林洛施弱鸡如沐看着面前恩爱的假夫妻,不禁嗤之以鼻,“江辰,我真替你的智商感到悲哀,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,以后没什么事,最好永远不要见面,我走了。”

  “洛施姐姐,等等。”

  林洛施刚走出 门口,苏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,让她不得不停下脚步,没有转身,因为她没有勇气看自己爱的男人,拥着别的女人 ,在她面前恩爱。

  她林洛施不是什么圣人,她也会心痛,也会有情绪。可是,为什么,他江辰要这样伤害她。

  “离婚协议书我替辰哥哥谢谢你,谢谢你成全我们,等结婚时,你能当我们的伴娘吗?”

  苏乔的稚嫩好听的声音响起,可是为什么,那么好听的声音,听在林洛施的耳里,却是那么的像 把杀人的利刃,一刀一刀的,狠狠地刺进她的心脏,好痛,心口好痛。

  林洛施忽然脸色苍白,右手捂住胸口处,眉头紧皱,唇齿泛白,她要立马离开这里,她怕自己会继续留在这里会疼痛致死。

  她话也没回的捂着胸口离开,脚下踉踉跄跄。

  “洛儿,你醒了?”夏牧之看到林洛施徐徐睁开的眼睛,神色有些疲倦担忧。

  “有没有哪里不适?我在检查一下。”

  林洛施很吃力地双手撑着床边坐起来,夏牧之忙去扶她,让她坐好。

  “牧之哥,我又给你添麻烦了,对不起,以后不会了。”林洛施没有抬头,但那声音有些哽咽。

  夏牧之走上前,用手挽着她的头,让她靠在自己怀里,手轻轻拍打着背,然后松开,弯腰俯身,目视着她的眼睛,徐徐开口,“傻瓜,你怎么会是麻烦呢?我还希望你可以永远麻烦我呢,以后别说对不起,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嗯?明白吗?”

  林洛施吸了吸鼻子,红着眼眶,走进一看,清楚的看见眸子里散着光,一闪一闪,似乎能照镜子。

  她伸出双手,紧紧地抱住夏牧之的腰,将脸紧紧地挨着靠近心脏的地方。

  “哟,我道说是谁呢?洛施姐姐,你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了?小乔真替你开心哈。”

  突然,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打破了沉寂,林洛施放开夏牧之,目光看向病房外,只见苏乔穿着病服走进来,脸上带着嘲讽。

  “苏小姐,这里不欢迎你,请你离开。”夏牧之怕林洛施在受刺激,面色冷冽,望着苏乔下逐客令。

  林洛施忙 扯了下夏牧之的衣角,抬眸与他眸子对视,轻轻地向他摇了摇头,夏牧之只好叹息一声 ,脚下退后几步,但目光一直很谨慎的望着苏乔。

  他调查过 苏乔,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简单。所有的事,都是没用任何破绽,滴水不漏。

  这样的人只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她本身没有问题,单纯的像一纸白纸,另一种便是这女人很不简单,那就是危险。

  这样的女人,洛儿怎会是她的对手?

  可是,现在他还不能将这些告诉洛儿,他要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她,解决余下的危险。

  “牧之哥,我想和小乔单独说几句可以吗?”

  “洛儿……”

  “我没事的,放心。”

  夏牧之目光停在苏乔身上,最后答应了。

  夏牧之离开病房后,林洛施望着在一旁沙发坐下的苏乔。

  “小乔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已经把他让给你了,你为什么还要陷害我?这样让你还失去了一个孩子,你这样有意义吗?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好的妹妹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“

  “哼?为什么?林洛施,明明我才是最爱辰哥哥的,凭什么嫁给他的是你?明明你已经离开了,为什么还要回来打破这一切,你就不能让这一切一直这样平静的下去吗?”苏乔说着说着,情绪忽然激动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  “既然选择了放手,那最好给我消失的彻底一些,不然,林洛施我会让你失去你原本拥有的一切,你要试试吗?”

  苏乔的话,让林洛施彻底看清了一个人的真正面目,原来一个人可以可怕到如此地步,既然连还未成形的孩子都不放过,拿来当棋子。

  “小乔,你变了,你不在是以前那个天真单纯率直的你了,你现在为了某些目的而不折手段,连自己单亲骨肉都不放过,只为了对付我?”

  现在的苏乔,真正的让林洛施胆颤,那一抹藏着血丝的恨意,几乎要把她吃掉。

  “这样的你,江辰知道后,还会爱你吗?我告诉你,不会,他只会离你越来越远,因为他最痛恨背叛和欺瞒。”

  “不,不会的,辰哥哥永远不会知道的,只要你不说,他怎么会知道?对不对?”

  突然,苏乔像疯了似的,目光嗜血,双手想要掐住林洛施的脖子,却忽然手停在了半空,嘴角勾出一抹诡异的笑。

  林洛施心底暗道不好,面容惊愕失色。

  “除非你死了,就不会告诉他,只有死人,不会说出秘密。”

  苏乔说完这句话,突然站直身子,面露着诡异的笑,轻声地呵呵呵呵笑离开了。

  苏乔离开后,夏牧之进来后,陪了她一会儿,到了晚饭时间,他出去,让她在病房里等他。

  夏牧之走后没多久,江辰胬肉满目的冲进来,上来什么都不说,便掐住她的脖子,将她死死地压在床上,带着厌恶她的眼神。

  “林洛施,你怎么可以,竟然是这么恶毒的女人,今天我就要掐死你。”

  林洛施被江辰掐得脸冲红,快让她不孕不育锦旗窒息,这样的江辰,她第一次见,让她如此心生恐惧。

  “江辰,你……放……放开我……”林洛施低着声音,感觉喉咙堵塞的难受。

  此刻面前的男人,几乎丧失了理智,只想要她死。

  “乔乔不过是来看看你,你却如此伤她,你口口声声说当她是最好的妹妹,你呢?你对她做了什么?你就是个没有心的贱人。”

  林洛施根本听不懂他的话,她想要开口说话,可却怎么也开不了口,喉咙似乎要炸开,胸口撕裂的痛,让她面部狰狞起来。

  “砰!”

  夏牧之一拳砸向江辰的嘴角,立马抱住林洛施,望了眼倒在床另边的江辰 。

  “洛儿,你没事吧?”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夏牧之突然走出医院大门,才发现自己钱包没带,放在柜子里。恰好他折身回来,不然洛儿定会没命。

  “江辰,你们已经离婚了,请你不要出现在洛儿面前,以后我会陪在她身边,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欺负她。”

  因为他知道,只有江辰能够轻易的让她溃不成军,也只有江辰能够轻易伤她。

  “就你?也有资格说这样的话?”江辰冷笑一声,挑了挑眉。

  江辰忽然把放在夏牧之身上目光投向林洛施,忽地勾起唇,“你想离婚然后和这个野男人双宿双.飞是吗?林洛施,我告诉你,做梦!离婚协议书我是不会签的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,留在我身边让我折磨你,除非我死了。”

 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些口不遮拦的话,而且婚还没离,她却整天跟着别的男人混在一起,他江家的名誉不容诋毁,决不能混在这个林洛施女人身上。

  江辰的话,就像一把把利刃,狠狠地扎进她的心脏,生生的抽痛。

  “江辰,你别太过分。”

  江辰顺势走上前,却被夏牧之挡在了林洛施面前,“江辰,我警告你,别再伤害洛儿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“你?想对我不客气 ?”江辰忽然笑了,嘴角弯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  从小到大,还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他说话,也没有一个人敢动手打他。

  “江辰,你想干嘛?这是我们之间的事,请你不要把外人牵扯进来,你不是要为了那个孩子的死找我报仇吗?冲我来啊。”林洛施忽然从江辰的眸子看到全是怒意,立马出声。

  “牧之哥,你先回去吧,我没事的,他不会把我怎样,放心。”林洛施扯了扯夏牧之的衣角,声音虽小,但还是听进了距离不远的江辰耳里。

  “洛儿,他这样恨你,恨不得你死,你叫我怎样放心?”

  “算我求你,走!”

  看着林洛施如此在意别的男人,江辰就一阵狂躁,他阴狠的瞥了眼夏牧之,冷冷地吐出几个字。

  “林洛施是我的老婆,我想怎样都和你这个外人无任何干系,她的死活,又与你何干?”

  夏牧之不想让林洛施为难,便带着担忧的眼神退出了病房。

  夏牧之离开后,只剩下了他们两人,林洛施对于面前失控的男人居然有些畏惧,眉头紧锁,加上代孕了,之前北他掐的差点背气过去,如今有些不适,只能缩在床上,痛到不吭声。

  江辰一想到她背着自己和别的男人朝夕相处,还这么在意一个除了他以外的男人,心里便开始急躁不安。

  “怎么,情郎走了,这么快就焉了?刚刚的气势呢?哪儿去了?”

  林洛施一听,不自觉 的苦笑,淡漠的眼看向他,“江辰,不管你信不信,我和牧之哥是清白的,可是你和苏乔,你敢说你们是清白的吗?”

  “你!”

  江辰想不到她会问这样的话,一时堵塞了他所有的怒意,这一次,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,可是一想到她靠在别的男人怀里,心里莫名的怒火隐约升起。

上一篇:优贝海外:想提高泰国试管婴儿备孕成功率,节

下一篇:什么是代孕?备代孕期间需要怎么做?_人工受孕

推荐文章